上海隔离生活记

昨晚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出差去广州,然后开车跑到了越南的“久岐市”,车的手刹还不太灵…… 入关的时候海关人员和蔼地跟我说,当地防疫已经不需要带口罩了, 但长期处于严格防疫状态的我还是坚持带着口罩参观。 跟随导览观看了一处活火山的岩浆, 火山口有一个像绿巨人一样的人从口中向游客吐出岩浆球, 我害怕地看向导览,导览一笑:“这个是表演……”, 我还对此啧啧称奇。 在路上遇到了同样本该在上海隔离的朋友, 我们相视一笑,而此刻岩浆球喷到了我把我喷醒了……

我寻思可能是居家时间太久,连梦里都变成了离开上海出国旅游。 所玩的游戏要出一个角色叫“久岐忍”,可能因此我到达了一个不存在的“久岐市”; 所玩的另一款游戏有一个经常使用的技能“岩石球”,所以在梦里见到了岩浆球吧。 至于为什么是从广东开车跑到越南,说实话我也摸不着头脑, 想来想去可能需要写篇日记缓和一下自己的居家情绪, 免得时间更长梦里出来更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因此有了此文。

3月初开始上海每日就有着零星的病例,可能是香港输入,也可能是其他地方的传播, 那时住在上海的打工人没有人会想到不到一个月,上海的疫情会扩散到全民封城的地步。 平日两点一线往返于工作地与家,与我一样寄居在出租屋的打工仔们, 又有多少心理与实际的准备,来面对着突如其来的长时间封城呢?

决赛圈的小区

从3月初开始就有同事因为次密接等原因陆陆续续被要求居家隔离, 尤其是由于工作的原因我们一些同事需要往返于广深与上海, 在深圳疫情扩散的那段时间,去过广深的同事都根据当地的各种政策有过不同长度的隔离。

在那时上海每日只有零星几个病例,我深圳在3月中旬还能够去南京出差, 即使是后续的动态网格核算筛查,我们小区以出色的全阴表现, 从未有人被要求居家或无法到达工作岗位。看着同事的小区一个个跑毒[1]失败, 决赛圈[1]的我甚至还想居家两天来体验一下隔离生活的感觉, 毕竟最差也不会比2020年差嘛,每天可以多睡半小时, 叫外卖就能过活,看起来也没那么糟糕?

和同一小区的同学每天回家路上也会是不是调侃, 就像在游戏里处于决赛圈的玩家都会开心的看着跑毒玩家一样, 我们也在调侃中似乎忘记了真实的世界里又怎会留出一个“安全区”呢?

3月26日,周六,加班下班回来的路上,同一小区的同学X从舍友处得知,我们小区要被封了, 闻此,我们屁颠屁颠跑到盒马置办了一些物资,买的时候是以居家2-4天为考虑的, 因为根据之前的经验,这次只是动态网格排查到了我们小区而已, 不出意外48小时就会解封。

这是3人买的物资,我主要买了些零食和水果。

急转而下的形势

从盒马回来的路上,我们路径一个小区正在被工人用木板围住, “可能是防止通过栏杆拿外卖导致疫情扩散吧?”同学X发出了这样的猜疑, 而那一声声咚咚钉木板的声音都预示着这次疫情的不乐观, 当身边看到了如此严格的封闭时,自己才会切身体会到疫情已经扩散到了自己身边。

3月26日晚,我们听到楼下有不寻常的声音,下楼一看惊讶的发现也被木板隔离了, 而且我们和同学X是同一小区的,在小区内部竟然也拉起了木板, 两边要各自走各自的大门。“难道是对面出了什么意外?担心扩散到我们这边所以拉起了木板?”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而当晚上同学X在群内说被大白检测了核酸后, 更加印证了我的这一猜想。

3月27日,大白开始对我们进行了核酸,与之相配的是,小区的另一半解除了封闭, 而我们这边则开始了严格的消杀。?!这木板原来是为了隔离我们!原来是我们这侧出现了病例! 看来这封城一时半会要好不了了。与此同时我和舍友则泛起些微的担忧, 看着空空的厨房,长期两点一线的我们哪会预料到这个?空有炉灶但没有一口锅, 微波炉、电磁炉、碗碟筷一概没有!所幸两人各有一个烧水壶,还有角落里的几盒泡面, 加上刚买的盒马物资,一周时间还是能熬过去的,大概吧。

木板的另一边就是小区的另一半,也是同学X所在的一半,我们这一半打开了平时许久不用的另一个大门, 在大门处有一条过道和好几个货架,当外卖与快递送来时,社区志愿者会进行消杀后放到货架上, 等我们到达后再让志愿者拿给我们以实现全程的无接触配送。

外卖小哥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所幸现在只是我们小区被封闭,外卖依旧可以点,就是因为被封的小区有点多,选择的余地少些罢了。

3.27 星期日; 早:沙琪玛+牛奶; 中:泡面; 晚:蜀相人家外卖

周末过得似乎没什么不同,我依旧乐呵呵打开老头环打了一天,美哉美哉。 中午吃泡面纯粹是因为游戏打久了,点外卖等不及了,嘿嘿

3.28 早:沙琪玛;中:凉皮肉夹馍;晚:泡面

周一我们申请了居家办公,作为IT行业居家办公与在公司办公除了沟通效率有所降低外没什么不同, 自己的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小,自己的职位也和消费民生关系不大,所以工作依旧~

晚上17:00快下半时打开了饿了么与美团却惊愕地发现所有的店家都关!门!了! 其实下午16:00店家就都关了,外卖也没了,晚上只能再吃一份泡面, 我心里隐隐感觉到了不安,至少……明天中午订餐的时候把全天的饭都买了吧。

3.29 早:舍友的蛋糕;中:番茄鸡蛋盖浇饭;晚:中午一起买的水饺

和预想的一样,下午一过16:00就没有了外卖,舍友靠着买的许多烘培度过,而我晚上则吃着不热不冷的水饺。 看着形势越来越不对劲,当晚我就买了第二天的饭,找了一家还在营业的餐馆,定了几个不错的菜: 鱼香肉丝饭、麻婆豆腐饭、虾仁炒蛋。改善一下伙食吧!

3.30 早: 舍友的面包; 中:泡面;晚:!!!

从早上上班开始我就时不时刷着APP看着外卖的进度, 外卖小哥从早上11点不到就开始在餐馆等,到了快13:00依旧在等, 而我等不及便又泡了一桶泡面。

到了14:30,外卖小哥等不及了,取消了配送。我赶紧在APP上要了小哥微信以此了解情况。 外卖小哥也是有责任心的好人,担心我吃不到饭说帮我解决, 他找了家不在线上的餐馆,发了一个长长的菜单让我挑, 我的眼中瞬间燃起了希望,直接下单3份饭菜,保证了晚上和第二天的伙食。

真是佩服自己的智慧,也就这样我通过一个没有点到的外卖认识了一位外卖小哥, 让小哥帮我直接买饭,这样这几天不就都可以快活过了?哈哈哈,佩服自己! 我给了小哥双倍的路费以示感谢。

订单在下午15:30左右我也识相地取消了,这份饭也是不可能送到了,但是也因此认识了一位外卖小哥。

晚上我吃的非常好,毕竟这是几天晚上吃的最热乎与丰盛的晚餐了,3种菜样,都是下饭的: 青椒肉丝、番茄炒蛋、麻婆豆腐;舍友这两天买到了一次KFC,5个汉堡和各类炸鸡, 真的是各凭本事了。

3.31 早:沙琪玛;中:昨天小哥买的饭; 晚:水饺

在外卖平台上发现一家卖牛肉面的店家在卖冻饺,二话不说下单买了几份,在中午消耗掉小哥的饭后晚上吃了份冻饺。

你问隔夜饭怎么加热?为什么不继续找小哥帮买?我没有锅怎么煮的冻饺?

隔夜饭是通过煮水壶烧水然后蒸热的,后面两点只能说情况每时每秒都在改变,我也只能随机应变了……

热心、负责、温柔的楼组长阿姨!

没错,3月31日,上海宣布封城了,这个拉不下脸的城市正式放低了身段开始进行了封城, 说什么先封浦东后封浦西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说法,封城就是封城。 在这里我也不散播什么不可信的阴谋论,但是前期防疫的不坚决是这次疫情扩散的主要原因, 至少开始封城意味着态度与风向的转变,也算是好事吧。 只不过封城前的狂欢则让人实在气不过管理者的愚钝, 前几日只是我们小区被封,但是很多小区是正常的,因此在封城通知前大家进行了几小时的疯狂购物, 其结果嘛不用想也知道会导致大规模聚集……

不知是不是提前预感到了这一点,外卖小哥在昨晚便告诉我31日不再出来送货, 这也是我当晚无法继续找小哥买饭的原因, 看来找外卖小哥这条路也断了……

我们小区是一个基层动作执行非常规范的小区,拜提前封闭所赐, 志愿者、居委准备的非常充足,每个楼栋都有楼组长负责帮我们团购物资。 我们的楼组长是一位住在这里的上海本地阿姨, 阿姨人好心善,得知我们没有锅之后慷慨地借给了我们一口锅, 这样团购买的菜至少可以煮了。

好巧不巧,因为我喜欢吃椰子、苹果之类的,刚好买了水果刀和削皮器; 为了减少一次性筷子使用,之前买了自己的筷子和洗洁精; 之前搬过来时因为买过烧烤用的高级海盐,舍不得丢所以带了一袋盐; 曾经帮社区做过一词问卷调研,当时送了个案板,现在还没拆封; 刚好同一小区有另两位同学,其中一位在封城前去了女友那边, 我和舍友找他们借了碗、碟、铲、酱油……这不,真是好巧不巧,做饭的东西齐活了!

这里要感谢热心的楼组长!比心!

自给自足的日子

从4月1日开始,便开始了自己做饭的日子, 舍友是个作息比我规律的人,早上会去APP上抢菜, 多亏他买到了好几次改善生活品质的物资。

我则像个寄生虫一样蹲在楼组长的群里面每时每秒等着楼组长发起的团购, 每天都有着不错的伙食,就是每天要多花一些时间做饭, 而且一口锅又蒸米、又炒菜效率还是低啊…… (下列为流水账,图放最后了)

  • 4.1:早:舍友新买的盒马烘焙;中:水饺;晚:米粥、青豆、土豆炒番茄
  • 4.2:早:蛋糕;中:米饭,炒青菜,炒土豆丝; 晚:鸡蛋到了!笋瓜炒鸡蛋、西兰花炒洋葱、米饭;
  • 4.3:早:面包;中:水饺(水饺告罄); 晚:炒洋葱胡罗卜丝、煮生菜、米饭
  • 4.4:早:面包:中:番茄炒蛋、煮青菜、米饭;晚:蛋炒饭(中午多蒸了米);
  • 4.5:早:沙琪玛;中:洋葱炒胡罗卜、土豆炒胡罗卜、米饭;晚:煮生菜、土豆炒洋葱、米饭;
  • 4.6:早:沙琪玛;中:洋葱炒鸡蛋、啃黄瓜、米饭;晚:洋葱炒肉!(舍友买到肉了)、煮青菜、煮生菜、米饭
  • 4.7:早:米粥;中:水饺,舍友米粥吃撑了,午饭pass;晚:蛋炒饭
  • 4.8:早:冲鸡蛋(鸡蛋茶); 中:煮面条(把一些剩菜边角料处理掉);晚:米饭炒菜
  • 4.9:早:周末懒觉没吃;中:海底捞!;晚:海底捞煮面条!
  • 4.10:早:苹果;中:煮水饺;晚:

感想

必须点赞的社区

这次居家生活质量的好坏完全取决于社区基层的执行能力, 政府能够做到的只有调配物资,但联系团购、分配到家、信息收集与统计等等都需要社区来完成, 我们社区是一个比较老的上海本地社区,不乏老人。 但是社区阿姨大叔真的十分负责,令人感动。

核酸检测井井有序,按栋检测。团购物资虽然说不上丰富,但至少可以解决温饱, 一周一到两次的不限量团购大可以让自己过上不饿肚子的生活。

相比一些小区物资送不到,物业没人,有的小区生硬的不允许外部物资进入小区, 美其名曰防止外部感染,全然不顾里面居住的居民生活。 基层的执行动作不到位导致上海的负面新闻频出, 作为一个生活在防疫区的人,身边确有同事饿过肚子,抢不到菜, 和开始的我一样没有炊具的人也不少,依靠着泡面、面包糕点惶惶度日。 但这都是基层执行的问题,经过一周的阵痛期,之前了解到的生活较为惨淡的同事现在也基本上好了起来, 大体向好。

我身边有这么好的社区实在不易,尤其还是较老的小区, 不是通过物业而是通过居民组成的居委做的这么专业,令人不得不佩服。

也希望疫情能够快速过去,大家也多给基层一些鼓励和信心。

平时的未雨绸缪

这波疫情结束后,消毒物资、炊具我肯定会常备了, 从来没有想到某一天会因为吃不到东西而担忧, 果然是好日子过惯了呢。

同样的,掌握做饭的本事也至关重要, 自己之前练习过一些菜肴让只有一口锅的我在居家时也不会显得那么不安。 一些不贵的东西:水果刀、削皮器、洗洁精,在这种时候竟然显得这么好用! 平时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连自己的生活都顾不好怎是一个合格的打工仔!

前期拉跨的防疫

这次疫情上海的动作和执行网上流传的说法很多, 无论上海的当局者想要怎么做都无法否认这次上海前期的防疫是失败的。

在上海实行动态网格的时候我就不以为然,作为曾经横穿上海上班的我, 每日来回往返不同区域的人大有人在,封一部分小区放一部分小区并不能阻断病毒传播的路径, 最多减少了病毒传播的效率,但是对于动态清零的政策来讲没有任何用处。

即便被全网职责时,也依旧有发言人在发布会上声称上海是全国的上海,不能封云云。 试想深圳作为制造业集中的沿海大市,港口众多,紧接香港都能坚决封城从而快速清零, 上海这一说辞实在算不上合理,反而体现了些许的傲慢,按理说金融中心白领众多, 大部分可以居家办公,封城带来的影响会更小才是。 所幸后面还是老实封城了。

共存的思潮

在3月中旬我曾出差到南京, 当时与其他属地的同事交流时就有人提过当前严格的防疫可能是既得利益集团想要从医保中赚取抗疫拨款, 毕竟检测试剂也是门生意,奥密克戎变种根据西方的研究大部分都是轻症,可以自愈,其实可以共存的。

不知是否是这一思潮在金融中心更易发散,身边确实有不少这么认为的同事, 但是当人民打完疫苗之后才达到和流感一样的死亡率时, 当已经有了如此充足的应对之后才勉强和流感差不多时, 我很难将它和流感划等号。

美国逐年增多的死亡人数、有着特效药和疫苗却被疫情一轮轮清洗的日子又如何说服我共存是合理的呢? 更别说那些后遗症,谁知道下一个踩狗屎的是不是自己呢?

当然后续上海的抢菜难更加坚定了我认为必须清零的信念。 毕竟连菜都抢不到,等疫情铺开后又怎么保证自己能抢到一张病床呢?

独居与合租,本地与外地

刚毕业有段时间我也是一人独居,一居室没有厨房,只有一个烧水壶和微波炉, 如果现在还住在这样的环境中,可以想象当封城来临时生活会受到多大的打击。 说艰难,和艰苦地区相比似乎又有些矫情,但不适应是一定的。

生活上的不适应好歹还能看到改进的希望, 心理上的不适应则需要认真纾解。 本地的同学有许多朋友,在群里大家一起聊天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一个人的孤独, 但是同样也能更多看到身边人生活的艰难,亦容易变成负能量的聚集地。 同学X是上海本地人,当作为子女发现自己的父母也因为疫情吃不上菜, 帮父母凌晨起来抢菜又空手而归时,那种焦虑与不安让本就不好的自己更受打击。 若是一个人生活则更容易产生心理的阴暗。

可见平时还是需要一个能全身心投入的爱好, 哪怕它看起来是不务正业的游戏、动漫, 但这些爱好能在生活的低估让我们保持乐观, 所以我以后一定要找一个不会阻止我打游戏看动漫的妹子!

作为一个外地来到上海的人,我庆幸于大部分认识的朋友都不在上海, 我的母亲在家乡非常安全,生活充实;我的同学在其他城市正常工作, 尤其是一些以表演、翻译等等为生的自由职业者, 他们所在的城市没有停止相关的场所,也让他免于因为封城找不到工作带来的焦虑。 整体上我只要考虑自己,只要让自己过好就能让父母朋友免于担心。

老头环还没有打完、原神更新了新地图、4月新番开播、挖的画画坑已搁置了很久…… 想要做的事情太多,只要吃的解决了、工作还在,再居家更长的时间于我也无所谓!

多一些信心

说实话一些负面消息是真实的, 但谣言也满天飞, 更有甚者在业主群掀起混乱, 鼓吹动乱的外部势力渗透。 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期, 更重要的还是坚持清零的政策。 即使纠正底层执行的死板, 比如封城的第二周,之前买菜难的小区也陆陆续续收到了政府的物资。

外部省份对上海的敌视也可以理解, 毕竟外溢的大部分病例都来自上海。 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人民需要情绪的宣泄, 而上海本身传出的负面新闻也让这所城市成为了此时的宣泄口。

我们需要的是给这所城市多一些信心。 外部势力与无所作为的官员毕竟还是少数, 在国家动态清零的大方向下, 相信最终我们能获得抗疫的胜利。

附录图

除了政府发放的物资,舍友经常能抢到许多东西,上图的这个好吃的面就是舍友抢到的。

蛋炒饭!万能的蛋炒饭!只要有鸡蛋和米,就能活下去。背后的莲花清瘟也是社区发的物资。

第一天刚拿到菜时炒的西兰花炒洋葱,说实话味道不咋地,西兰花是真的没啥味道。

因为没有蚝油,所以放的火锅酱,酱口味太重了……

吃完才想起来拍照,洋葱炒土豆,味道不错哦~

舍友抢到的烧卖和肉丝,终于开始吃肉的我们!

上海好像没这种吃法?鸡蛋打好之后沸水一冲就成,就根黄瓜当早餐了,我们那边叫冲鸡蛋。

这个是4月10日时的物资,大部分都是政府发的!

舍友抢到的挂面、火腿、牛奶

万能的舍友抢到的海底捞!跑一顿煮面吃两顿,真的好吃啊……

在楼组长那边团购的米,除了这两袋还有一袋正在吃的。

政府发放的第三拨物资,量最大的一次,之前主要都是发的蔬菜。

团购和抢购的部分物资,鸡蛋、黄瓜等,都是4月10日时的储备状态。

[1]: 跑毒、决赛圈的出处来自于一款名叫《绝地求生————大逃杀》的游戏,游戏中地图被毒气覆盖,安全区域不断缩小,最终100个人里面只有一个队伍or玩家能够获胜, 安全区域会缩小5次,最后一次的安全圈被称为“决赛圈”,而玩家从毒气区域跑向安全区域的过程被称为“跑毒”